在车上打发时间,给小时候那座城市写点回忆录。
  从前会偶尔厌烦小时候住的地方,又灰又古板的楼房无章混乱地堆叠在山坡上,上下坡非常多,看见菜市场的长坡可以很方便地数人头,怎么绕都是路,路上都是小坡。走在街道要小心头顶上的空调水,造成地面有一层无法抹去的苔。小时候觉得建筑真的是很丑很可怕,有次甚至是经过一个窗口,晚上就做了噩梦(有很多建筑格局就是给人做噩梦用的。
  “鬼屋”特别多,就是那种昏暗无光地上还有碎玻璃渣的房子,我们结伴放学后很爱闯进去绕一圈再出来,然后再故意走很难走的路线,一路上都是“挑战”,就这样绕远路回家,我们叫做“探险”。
  童年记忆中的视角几乎是俯视,我们家是住在一层的五楼,在阳台看出去的马路风景,能看到像赶牛羊一样上下学的高中生,防空洞里摆的餐馆,上街游行的队伍,在市政府前拉横幅的人群。
  我家坡上的牙医和教堂还有我爸单位,小卖部的对面就是腐臭的垃圾桶堆,坡下的早餐铺和巷子老中医,坡上坡下走都有路通向我的小学。隔壁楼下面的坑中,被丢了很多材料垃圾和一只没有头的死狗。
  当年这座城市简直就是肉眼可见的都市传说合集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sen | Powered by LOFTER